2010年12月13日 星期一

是不是要我開“三萬”?


那天我們一家三口從新加坡開車出新山去和幾個老同學聚會。出了我們國土的關卡駛入大道後不久,運氣太好在大道遇上幾個在路旁攔車的交通警察。“馬打”示意牛先生把車停在一旁,身為一等良民,牛先生當然沒敢猛踩油門絕塵而去,乖乖把車停在路邊。

車子停下後,馬打緩緩向我們走來。牛先生攪下車窗,馬打先生看了我們一家三口一眼,對牛先生說:「你超速駕駛,時速是一百二十三公里!」

牛先生只「哦」了一聲,就沒再說什麽。

見牛先生沒什麽反應,馬打先生欲言又止,躊躇了一下後問:「是不是要我開“三萬”(傳票)?」身為在大馬長大的子民,再笨此刻也能馬上心領神會馬打先生的意思!

「是的。開“三萬”給我吧!」牛先生看了那個穿白色制服的交通“馬打”一眼,非常堅決地說。馬打只好悻悻然走到車後去寫“三萬”。

抵達老同學家後,我們把遭遇告訴老同學們。老同學阿寳“哎喲”了一聲說:「爲什麽不當場跟他runding runding (商量)一下,擔保你五十塊就擺平他。」坐在身旁的另一個老同學也點頭表示同意。

再回想幾年前的一個遭遇。有一年我們倆從英國回古晉過新年,姐夫好心把他的車子借給我們。第一晚就非常不巧遇到在路上設路障攔車的馬打。馬打先生的手電筒往我們車子前面的擋風鏡左下角一照,好像逮到機會一樣問:「路稅!路稅!路稅在那裏?怎麽沒有路稅?」

這下可慌了,馬上打電話問姐夫。姐夫說:「有。就貼在左上角!」我按著姐夫的指示,在黑暗中往左上角查看,很肯定地和姐夫說左上角根本沒有貼上什麽路稅。姐夫堅持說有,還說貼高是爲了防止他家三個小的撕出來當貼紙玩。

過了一陣,那只看起來是馬打頭的也走過來用手電筒仔細地照擋風鏡,然後厲聲問道:「路稅到底在哪裏?」吼時不看我們,眼睛卻直直地停留在擋風鏡的左上角。他的手下開始暗示我們說沒路稅要罰款多少,如果怕麻煩,大家可以。。。。!

不等他說完, 牛生生一聼怒氣馬上上來,很乾脆地說:「那就“三萬”我吧!」

回到家,姐夫和弟弟都罵我們爲什麽不隨便塞個幾十塊給他們,而選擇“三萬”紙。姐夫一面說一面走出屋外看車子的擋風鏡,一看“啊”地叫了一聲:「天!這不就是路稅嗎?!」路稅明明就貼在車子的左上角。

牛先生和我雖然從小是在馬來西亞長大的孩子,但成年後卻一直在外漂泊四方,在自己的國土上開車的次數真的少之又少,而我更糟糕,只在英國開過車。我不知道貼在左上角的那張就是路稅的原因是:一,太暗,看不清楚。二,馬來西亞的路稅標簽是方形的,而英國的路稅標簽是圓形的。我在黑暗中尋找的時候就認定路稅的標簽是圓的!

對,牛夫人是笨!這不能怪任何人!最不幸的是:笨人竟然會遇上狡猾的馬打!真不明白這麽狡猾的人怎麽可以去當警察!

姐夫馬上載牛先生回去現場找馬打理論。馬打先生竟然說:「傳票開了就無法取消!」頓了一頓繼續說:「你怎麽就是看不出那張就是路稅呢?」要不是父母把我們教得算有點教養,不然一定當場跟他們來場潑婦駡街!

說實話,給五十塊咖啡錢就能“成交”的事和繳三百塊的罰款,只有笨蛋才會選擇後者。

我們卻選擇做了笨蛋。這跟清高的人品或什麽一點都扯不上關係。而是覺得就是因爲我們太隨和遇到什麽事都只想著用錢息事寧人,才會讓社會上一些人苟且偷生過日子。況且我們犯了交通規則,再怎麽費盡唇舌去強辯也是我們有錯在先。

我深信一只巴掌拍不響,我們的馬打的形象固然糟糕,但是當我們成天指著馬打破口大駡他們貪污腐敗時,我們爲什麽卻是賄賂他們的始作俑者?是誰養肥了他們?是誰明目張膽增大了他們的胃口?

避免吃到“三萬”的唯一辦法,也許就只有在馬路上做個奉公守法的駕駛者吧!


馬打=警察
三萬=傳票



6 則留言:

啦啦人生 提到...

最近中了两张三万。。。

小頑童@nottyboy 提到...

現在超速駕駛是三百,他們都會開一百五咖啡錢。。。

牛夫人 提到...

國星,你比我們還要倒霉!

牛夫人 提到...

小頑童,去警局還錢時不是可以求情只還減半的嗎?

thoo2 提到...

在別人國度平安無事,但回到自己的國土就....

maileng 提到...

看来第一次的三万可以去闹闹,找媒体、代议员什么的。
因为马打虐害了你们。
那个气啊,真是堵到喉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