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0日 星期四

你賺多少錢?


越南是個改革開放才十多年的國家。像河内這樣的都市,你不會強烈的感受到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像世界許多大城市人之間存在著的一層可怕的距離感。

作爲一個在越南生活的外國人,不管是上菜市場買菜,坐計程車或在路邊攤吃一頓牛肉河粉,我們無時無刻都要應對越南人的五道問題:你的國籍?你結婚了沒?你從事什麽行業?作爲一個女人,這個問題要回答就比較有難度:妳今年幾嵗?還有一道難度相當高的:你一個月賺多少錢?

我有一次自己去市中心閒逛,回家時招了一輛摩哆車的士載我一程。一路上司機先生和我沒有任何交集,他專心開他的摩哆車,我欣賞沿路的街景。抵達家門口時,我掏錢還給司機先生,司機先生突然笑嘻嘻問我:「em, 妳今年幾歲?」(em:越南人稱呼年級比自己小的女性)

看我把眼睛瞪得好大,他以爲我沒聼懂,又再重復問一遍:「em呀,妳今年幾歲了?」我呆望了他兩秒,等我回過神確定他是在問我的年齡時,我的本能反應:老娘幾歲関你什麽事?可是我學‘語’不精,怎樣也無法把句子組出來。

我突然想到香港有個譚校長,人都快要六十的阿伯了卻年年說自己二十五。我在走進家門前突然轉身厚顏無恥地對司機先生說:「Anh呀,我今年二十五!」

另一個非常有趣的經歷,有一次我們跟一個也是在河内生活的美國朋友David一起去參觀一間寺廟。在進入寺廟前,一個和我們擦肩而過的男人突然回頭叫住了David,劈頭就問他:「你一個月賺多少錢?」看著David有點無可奈何又 拼命忍笑的表情,我們倆要很努力才能不笑出聲來。

甲先生一個月賺兩百美金,乙小姐的薪水一個月美金兩百五,丙小姐。。。。在我們的社會即使是交情好到可以共喝一杯水的同事或朋友,也未必會清楚知道對方到底一個月賺多少,但在牛先生的越南同事之間,大家都清清楚楚,毫不相瞞!

因此,當這些越南同事無法在牛先生那裏得到他們想要知道的答案時,他們把目標都轉移到我身上來,旁敲側擊問我牛先生一個月賺多少錢。我很笨,給了一個打死也沒人會相信的答案:不~知~道!

他們之間的相處似乎沒有什麽事情可以隱瞞彼此,大家好像都沒有秘密。

牛先生的一個馬來同事鐵漢,有一天傍晚下班前請一個跟他很要好的越南女同事載他去市中心的昌天大廈購物。隔天一早八點多,我和鐵漢一起坐在客廳吃早餐,家裏來了一個越南女孩,見到鐵漢就問: 「聽説你昨天去昌天大廈了,是嗎?」鐵漢回答說是。「聽説你買了。。。」女孩咧嘴偷笑,不繼續說下去。

過不久又來了一個越南女孩,她也問鐵漢同一個問題:「你昨天去昌天大廈呀?買了什麽呀?」臉上是嘲弄的一笑。鐵漢一臉無可奈何地看著她。

我實在好奇到不行,就問鐵漢:「你昨天去昌天大夏到底買了什麽?怎麽大家都知道你去了昌天大夏!」

鐵漢掩嘴偷笑。我肯定他一定是去買了什麽不可告人的東西,逼問得他更緊。他一副似笑非笑,要說又不說的樣子弄得我心癢癢。 他捉住我的八卦,死都要我用猜的。

一陣胡亂猜測後,我終于失去耐性,拿起桌上的杯子作狀要丟他。剛好這時又來了一個越南同事,不等她開口,我馬上說:「我知道他昨天去了昌天大廈,他到底買了什麽東西?」

越南女孩笑嘻嘻地看了他一眼後說:「六件底褲!」

2 則留言:

啦啦人生 提到...

牛姐,你还真的对越南念念不忘,离开了还在写那里的故事。哈哈。新加坡没有故事?

牛夫人 提到...

是的。從討厭到最愛,你也許不知道我對它的情感有多深!
其實離開后,我有再回去過,是那種回鄉探親的感覺。